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全球轮回之我通晓所有剧情 >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封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封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封 (第1/2页)

在那密集的梵音之中,徐龙几乎是就要被法赂所超度了。
  
  但就时在那即将下跪的一时间,袖子里的一道符箓却是被碎裂。
  
  那其中释放出来的能量拯救了自己。
  
  这道符箓是云鸿所赠与的防御符箓之一。
  
  之前在大战时,徐龙唯恐自己的幕墙不能对付法赂那隐匿的手段。
  
  所以在袖子里特地将符箓带上。
  
  但此时却没想到,自己在危机之下竟然真的用上了那道符箓。
  
  两道防御符箓此时都已然用尽,在那普度檀珠之下还好逃回一条性命来。
  
  此时那法赂又催起自己的九孔锡杖而来。
  
  在那水底的锡杖此时无限放大,那上方的连环之间甚至释放出一道道金色的光芒。
  
  这些光芒在幽暗在环境下释放出来时,倒是有着一股煌煌天威之感。
  
  在徐龙头顶这是哪个的檀珠已然缓缓离去。
  
  在一击之后,此物对于徐龙的作用已然小了许多。
  
  此时地方法赂将檀珠隐藏在那幽暗的环境之中。
  
  让那檀珠时时发出一股梵音来扰乱徐龙的心境。
  
  在及见到那檀珠撤去之后,徐龙用疑虑的眼神看来一下对面的法赂。
  
  此物一他的阅历来看,绝对是不祥之物。
  
  但不知道为何这厮竟然将其挂在那脖颈之间,难道这厮还真是个邪和尚?
  
  此时无暇去顾虑这些,法赂间将那锡杖催起时,在法身之上已然隐隐有些支撑不住的样子。
  
  徐龙在旋转之后就随即一招手,那水流之中顿时闪过一道流光而来。
  
  此次回旋今年而来的流光,却是未曾去袭击那对面的法赂。
  
  在徐龙的召唤下,流光顿时在那水流之间留下一道轨迹。
  
  “哗啦啦”的声音响起,方才的轨迹之下浮现出一道长长的气泡来。
  
  无数的气泡被后续的剑气给破碎。
  
  待那气泡在徐龙的身前消散时,法身的托地之上已然出现了一柄巨剑。
  
  此时的巨剑被徐龙加注了法则之力,在按法身之上涌起时与锡杖齐宽。
  
  对面的法赂有些吃不准徐龙要干什么。
  
  虽然是见到巨剑在按法身之上,但此时那锡杖都已经要压迫而下次。
  
  难道徐龙是要将锡杖斩断吗?
  
  此物在佛国内被自己祭炼多年,岂能是你一剑就能斩断的。
  
  在法赂心头腹诽一句,只见那巨剑在空中升起之后,那海底的水流竟然自动朝着两边分开。
  
  那九孔锡杖的上方,竟然被水流分出了一条直直地通道来。
  
  此时的法赂不知为何心底徒然咯噔一下,像是在预感:
  
  事情脱出了自己的预料之外了。
  
  但此时的徐龙却是没有再拖延半分,眼见那巨剑在法身之上蓄势已成。
  
  而后便在自己的意志内,锁定了下方的九孔锡杖。
  
  随之对着那海底的巨剑口占一字:
  
  “敕!”
  
  一字脱出时,在那海底高高立起的巨剑,顿时迸发一股凛冽的威势来。
  
  那长长的一道剑芒在水底喷薄而出时,让那四周的海水都为之倒卷而去。
  
  此时那巨剑循着一个空隙,剑芒一闪,海底猛然响彻一阵“铿锵铿锵”的金铁交鸣之声来。
  
  这一连串的金铁交鸣之声在那锡杖之上响彻。
  
  剑光袭来时速度极快,由不得法赂再做任何补救。
  
  此时剑光在一斩之后,那下方的几道结界顿时碎开。
  
  那一道道如同蛇信子一般的孔环被瞬间粉碎。
  
  在法身之上的压力顿时一松缓,此时在那水底悍然起身。
  
  吼!
  
  一声怒吼之后,在那阶梯井底部的水流纷纷震荡而起。
  
  剑光在斩碎了那锡杖布置的结界之后,法身和徐龙都感觉自身松缓了下来。
  
  此时在那锡杖之下的法身在怒吼一声之后,猛然将自己的身躯给徒然立起。
  
  那一道伟岸的身躯此时将法赂的锡杖给高高抬起。
  
  粗壮的臂膀将那放大的锡杖给擎住,在海底暴起的法身犹如那擎天之柱一般。
  
  此时擎起那锡杖来时,甚至于那青铜锁链比肩。
  
  在此时的水流内闪过一道流光而来,徐龙的剑光在一击建功后猛然回旋。
  
  此时在对面的法赂见到徐龙的法身暴起后,也是在心底升起一股惊讶。
  
  这厮的手段不是要斩下锡杖,而是要将自己锡杖之上的境界破除。
  
  此时在法赂的对面徐龙,已然是不再有那些迟滞之感。
  
  在破除了锡杖的结界之后,在场中的徐龙似乎要发起反击。
  
  在法赂眼底闪过一抹戾气,此时在那身前的玄门急速放大。
  
  而那珈蓝法衣之下的身躯。也跟着那玄门放大而靠近徐龙。
  
  在对面的徐龙见到法赂探靠近自己,在一霎之后白能见到那厮在手掌内捏了个法决。
  
  一股梵音再次于耳畔炸响,徐龙此时在那幽暗之中似乎有感受到了那檀珠的异常。
  
  意志力稍稍有些分神,等那道梵音响彻之后徐龙已然将自己的五感闭合起来。
  
  此时在那水底的法赂已然贴近徐龙而来,在眼底的戾气逐渐演化杀机。
  
  在那幽暗之中猛然升起一股金光灿灿的法印来。
  
  此时的法印被掠出之后,那檀珠内的梵音更是随之放大。
  
  徐龙的意志随即被那股梵音所影响,此时在徐龙的眼中那法印袭来时,已然带上了一股必杀的威势。
  
  在那玄门之后的法赂却是哦再次停滞自己的身躯。
  
  待那水流之间的金光闪耀时,徐龙所在的位置已然被法印给锁定。
  
  “敕!”
  
  在玄门之后的法赂又是催起法印,在那徐龙的身前猛然爆炸开来。
  
  “轰隆隆”的声音在水底巨震,那滚滚的水里叜法印周围甚至瞬间沸腾。
  
  一股磅礴的能量在那法印之中透出,星光灿灿的法印,在此时化作了一股寂灭仙神的能量。
  
  在水流内的徐龙不断凝结着自己的身躯,在那法印爆炸时,檀珠就在自己的头顶之上。
  
  此时想要后撤就会一霎闯入那檀珠的梵音内。
  
  只能在原地凝结出自己的幕墙来抵御,待那爆炸所产生的能量冲击波碾压而来时,徐龙已然被掀翻在那巨大的阶梯井之上。
  
  “咔咔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身前的幕墙在不断冲击之下已然彻底碎裂开来。
  
  此时那股金光散去时,场中的的水流却是未曾恢复正常。
  
  那滚滚的余波还在场中肆虐不休,徐龙的身侧有着无数的水流涌动。
  
  那一道道水流,像是要凝结成一个巨大的漩涡一般,将里面的徐龙给生生撕裂开来。
  
  在水流内部的徐龙强忍着一股剧痛,在心念一动,那眼底的流光已然回旋而去。
  
  此时对面的法赂却是在迅速后撤,他以为自己靠近徐龙之后用一道法印便能定鼎胜局。
  
  但在那法印被引爆之时,徐龙的流光也已然袭来自己的眼前。
  
  这剑光的威势在前几次法赂已然试过。
  
  来去无踪,去往不定的路数,着实让法赂只能被动防御。
  
  此时他与徐龙的距离并不是很远,如此近的距离,在徐龙的剑光之下他必定是不能够逃遁的。
  
  在那玄门之后的法赂一边后撤,还一边收回自己的锡杖来。
  
  在那十方念珠之上的威势,已然被剑光削弱了不少。
  
  此时在那玄门之后的法赂,要将那锡杖再次撤回防护撞击。
  
  待那一阵咒语过后,锡杖在法身之上猛然一缩。
  
  法赂刚刚想要收回撞击的锡杖,但在此时法身却是随着那锡杖而去。
  
  在场中的锡杖被法身紧紧攥住,此时那魔神一般的身躯就压在了锡杖之上。
  
  法赂见状心底猛然一沉,在此时那法身像是要赖上撞击的锡杖一般。
  
  在自己收回锡杖时,不仅没有回放徐龙,反倒是将自己的锡杖给紧紧攥住。
  
  那自己在玄门之后如何回防剑光!
  
  在玄门皱的法赂面带急色,但此时在水底呼啸之声又在耳畔响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青春从遇见他开始 操控灵魂 人类清除系统 文圣无双 横扫诸天 超梦催眠师 一拳超人之帝王引擎 塞尔达现代生活录 海贼王之大帝 桃运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