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文学 > 清客 > 第十三章 慈母之忧

第十三章 慈母之忧

第十三章 慈母之忧 (第1/2页)

主仆二人沿丰溪北岸往东,夜已深,曾渔知道母亲会担心,与四喜一路小跑,快到南门埠口时正遇纸商夏楮皮,夏楮皮道:“曾公子回来了——令堂念叨个不停,我老夏就只好来寻你。”因问曾渔见到吕翰林了没有?
  
  曾渔一边走一边略略说了为吕翰林之孙治病的经过,又说今夜不能搭船去信州,他还要等吕翰林的荐书,所以准备在南门码头附近找家客栈住一夜——
  
  夏楮皮笑道:“这还真是碰巧,没想到曾公子还能治病,我知道我知道,令兄就是医生。”又道:“我这船楮皮纸早一天晚一天到府城并不要紧,曾公子若不嫌弃,我就让船等你,我们明日上午再动身。”
  
  曾渔作揖道:“多谢多谢,待我问问家母。”
  
  回到船上曾渔向母亲说起,曾母周氏当然是愿意在船上过夜的,住店的话少说也要三分银子,现在这种天气在船上将就一夜无妨,而且明天可以搭船到信州,在曾母周氏想来,虽有大伯留下的二十两金子,但那是要给曾渔娶妻用的,所以一切用度能省则省,一家三口无依无靠,以后要花钱的地方多着呢。
  
  已经是亥末时分,南门埠口白日喧嚣早已散去,万籁俱寂,只有丰溪的流水声时隐时现。
  
  艄公和船娘夫妇在船尾小舱歇息,纸商夏楮皮则在船头铺了一张篾席躺着,说这样凉快,把船舱留给了曾渔一家。
  
  妞妞已经先睡下了,母亲周氏半靠半坐执一把蒲扇给妞妞扇凉赶蚊虫,曾渔道:“娘,你也歇着吧,时辰不早了。”
  
  曾母周氏“嗯”了一声,低声道:“鱼儿,这夏朝奉是好心人,我们母子现在承人家的情,受人恩惠要牢记,以后我儿若出息了,有机缘也还人家一个人情。”
  
  曾渔点头:“儿子记下了。”
  
  曾母周氏又道:“那吕翰林肯为你写荐书帮你谋差事,就是你命中的贵人,吕翰林是本县大乡绅,什么也不缺,凭咱们这等身份也不敢说以后如何报答,反正这恩情你要记着。”
  
  曾渔道:“是,儿子有恩报恩。”心里想着等明天取到了吕翰林的书帖后再向母亲说明他是想补考生员——
  
  舱内响起不轻不重的鼾声,四喜一躺下就睡着了,这小奚僮今天是累到了。
  
  曾渔也感到疲惫,冒雨赶了那么多路,又打起精神写了那篇“重修永丰县城记”,费神耗力,现在很想两脚一伸就躺下,但十几年养成的习惯,还是盘腿趺坐,抱昆仑、鸣天鼓、漱咽摩肾,练了一遍八段锦后才合衣躺下,很快就睡着了。
  
  后半夜,曾渔忽然醒来,觉得微风拂拂,转头看时,母亲竟然还没睡,靠坐在船舱一侧给他和妞妞扇风驱蚊——
  
  “娘,你怎么还不睡啊!”曾渔坐起身来。
  
  “娘已经睡了一觉了,也是才醒来。”
  
  曾母周氏说着,挪一挪身子,坐端正一些,却又侧耳道:“鱼儿你听,好象哪里有人在哭——”
  
  曾渔凝神听了听,便笑道:“娘,这哪里是有人哭啊,那是水碓转动的声音,离此不远有个磨坊,水碓声忽远忽近听着象呜咽。”
  
  曾母周氏又侧耳听了片刻,轻声笑道:“我说呢,谁这么凄苦,都半夜了还在哭,却原来是水碓声啊。”
  
  木船篷窗有微光透入,曾渔看到母亲发髻齐整,那根银簪还端端正正插着,就知道母亲一夜没睡,母亲就这样给他兄妹二人打扇子驱蚊、听到远处的水碓声就以为是谁家在哭,这是母亲自己内心悲苦啊!
  
  曾渔眼泪夺眶而出,跪伏在母亲脚边,悲声道:“儿子不孝,让母亲受苦。”
  
  曾母周氏慌道:“怎么了怎么了,好端端的说这话?”要拉儿子坐起来,却摸到儿子一脸的泪水,愈发慌了,连声道:“小鱼,鱼儿,为何哭啊,你别吓娘啊!”
  
  曾渔不想惊动其他人,赶忙抹了一把眼泪坐起道:“娘,儿子是觉得自己都已经长大成人,却还要娘跟着漂泊受苦,儿子心里着实难受——”
  
  “不苦不苦。”曾母周氏赶紧打断儿子的话,拉过儿子的手轻轻拍着,“娘不苦,而且这事哪里能怨得你,你已经做得很好,娘这两日见你说话行事都很稳重,比以前强多了,娘心里很宽慰呢。”
  
  既然话说开了,曾渔就对母亲说了他想争取补考之事,总要尝试一下,他不想再拖三年,如果不能补考或者补考依旧不中,那就只好先谋个差事慢慢熬——
  
  曾母周氏问:“若能补考的话在哪里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金融黑客 大唐之神级败家子 网王之恋夏 三国女皇貂蝉 我的绝色美女房东 体验派影帝 青春从遇见他开始 人类清除系统 塞尔达现代生活录 纵横修真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