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文学 > 清客 > 第十四章 冤家路窄

第十四章 冤家路窄

第十四章 冤家路窄 (第1/2页)

木船流驶于水质清澈的丰溪上,两岸丘陵平野,草木繁盛,屋舍农田,错落有致,岸边村落农人挑粪灌园,妇人汲井浣衣,鸡鸣犬吠,孩童啼笑,一派江南夏日田园风光。
  
  曾渔一家居住的石田也同样是乡村,以前身在其中并不觉得这些景象有何稀罕可看之处,今日置身行驶的船上逐流观景,感受便不相同,还未离乡,就有些思乡了,尤其是曾母周氏,虽然儿子曾渔得到了吕翰林的荐书,但她对儿子要千里迢迢去袁州复试还是忧心忡忡,当然,她现在不会流露忧色,不能让儿子担心——
  
  妞妞最快活,她长这么大这是第一次出远门,小女孩儿蹶着屁股趴在篷窗上指点岸边风景,叽叽喳喳问曾渔:
  
  “哥哥,这座山叫什么名?”
  
  “哥哥,这是个什么村?”
  
  ……
  
  木船经过崇善乡时,妞妞又问了:“哥哥,这又是什么山?”
  
  曾渔答道:“那是博山,博山对面是鹤山。”
  
  妞妞转头望着曾渔,一脸的崇拜:“哥哥,你真厉害,什么都知道。”
  
  曾母周氏听说那座山就是博山,就对曾渔道:“博山有座能仁寺,香火很盛,娘一直想来寺里进香,可惜几年前失火烧掉了。”
  
  坐在一边的夏楮皮接话道:“是啊,那叫烧得一个干净,除了半间伽蓝殿,其余全成了灰烬,和尚也都散了。”
  
  小奚僮四喜听夏楮皮说起能仁寺伽篮殿,心就有些提起来,偷眼看少爷曾渔的脸色,少爷脸色如常,似乎已经忘记前夜的事,四喜这才放心,心道:“嗯,少爷重新振作起来了,这真是好极了!”
  
  ……
  
  丰溪流过崇善乡西边一个名叫和尚渡的地方后就算出了永丰县境,前方就是上饶县,上饶县城是州、府的治所,扼浙闽门户,在整个江西省也算得上是屈指可数的繁华市镇,午后未时,纸商夏楮皮的船泊在了三江口码头,这里是灵溪、丰溪汇入信江的合流之口,往来舟楫甚多。
  
  在船上用过午饭,曾渔搀着母亲上了信江北岸,又来牵妞妞下船,夏楮皮帮忙把衣奁、书箧等行李搬上岸,然后向曾渔作揖道:“曾公子,我们这就别过了,祝曾公子一路顺风、补考高中。”
  
  曾渔谢过这个热心的纸商,待要扶母亲乘驴,曾母周氏道:“坐了一天的船,有些头晕,还是走走路更踏实。”
  
  四喜就把书箧让黑驴驮着,曾渔陪着母亲和小妹向府城西郊的祝家畈缓缓行去,午后太阳很晒,从三江码头到祝家畈有六、七里路,道路边没什么树木可遮荫,曾渔就撑开伞给母亲遮阳,曾母周氏道:“娘没这么娇贵,晴天打伞让人笑话,官老爷才喝道张盖呢。”
  
  曾渔笑问:“娘是不是盼望儿子有朝一日做大官,威风凛凛喝道张盖?”
  
  望子成龙、当官发财应该是绝大多数做父母的对儿子的期望,但曾母周氏却道:“你大伯临终留言不让你做官呢,说贵溪的夏相公都死得那么惨,官可不好当,娘听别人说那吕翰林也是亏他走得快,不然也要害在分宜的严相公手里。”
  
  曾渔笑道:“儿子听娘的,不做官。”
  
  曾母周氏见儿子回答得爽快,忍不住笑,说道:“咱们母子在说痴话,让人听见要笑掉大牙,好似这官由着咱们想当就当、不想当就不当一般——不过呢,为娘只要我儿平平安安、无病无灾、娶妻生子、快活一生就好,不必去苦求什么功名。”
  
  曾渔知道母亲还是不怎么想让他去袁州补考,说道:“娘,以儿子的才学,考个秀才是不难的,儿子缺少的是一点运气,但运气这东西周转变化,儿子觉得现在开始转好运了,不然哪有那么巧治好了吕翰林孙子的病轻易得到吕翰林的荐书?所以儿子想赴袁州尝试一下,因为有了秀才功名,好处着实不少,免徭役是其一,有事要见县尊只写禀帖可以不跪、乡里父老遇到秀才都是肃然起敬,谋差事过生活也容易得多——娘希望儿子平平安安、快乐一生,但如果儿子连秀才都不是,没身份没地位,那随便遇上个有点财势的人都可以欺负儿子,处处憋屈,哪里谈得上平安快乐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金融黑客 大唐之神级败家子 网王之恋夏 三国女皇貂蝉 我的绝色美女房东 体验派影帝 青春从遇见他开始 人类清除系统 塞尔达现代生活录 纵横修真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