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文学 > 清客 > 第二百一十章 骤起波澜

第二百一十章 骤起波澜

第二百一十章 骤起波澜 (第1/2页)

来福咧嘴笑道:“曾少爷,又有人找你,这回不是道士。”
  
  曾渔被船篷遮住了视线,看不到柳堤上问讯之人,便让船工缓暂行船,一面向船尾走去,心想:“这声音有点耳熟,似乎是严绍庆的亲随严健。”
  
  只听那柳堤上的人又问了一句:“曾九鲤公子是在这船上吗?”
  
  这又是另外一个人的嗓音了,曾渔听着也耳熟,只是一时想不起是谁,走到船尾定睛看时,柳堤上两个人,左那人正是严绍庆的心腹严健,另一个却是黄提学的家人黄禄保。
  
  曾渔赶紧让船家撑船靠岸,严健跳下柳堤近前道:“曾公子,这人自称是学道衙门的,找曾公子有急事,我家公子就命我带他来了。”
  
  曾渔道:“有劳有劳。”心想:“黄禄保自然是奉黄提学之命来寻我的,只不知有何急事?”
  
  走上柳堤,曾渔向黄禄保拱手道:“黄管事,有何吩咐?”
  
  秋阳朗照,湖光明媚,黄禄保脸色却有些阴沉,笑得颇勉强,叉手道:“我家老爷有要紧事见曾公子,曾公子这就随我去吧,我家老爷肯定等急了。”
  
  曾渔问:“不知有何急事?”
  
  黄禄保道:“我一个下人哪里说得清,曾公子见了我家老爷自然一清二楚。”语气里似乎对曾渔有点不满。
  
  因为去年袁州府道试舞弊案,黄禄保与曾渔生了嫌隙,不过曾渔也清楚黄禄保对他怨气是有,恶意倒不至于,毕竟黄提学很看重他,便道:“那好,我这就去。”向船上的郑轼、吴春泽几人说了一声,就带了书僮四喜随黄禄保向东书院大街行去。
  
  严健跟着走了一程,到白马庙前广场向曾渔告辞道:“曾先生,那小人先回去了,我家大公子请曾先生有暇一定回友竹居看望他。”
  
  严健往高升巷去了,曾渔朝白马庙看看,不知那位白袍客还在不在庙里,应该是早就离开了,那日白袍客的那番话成了他心里的一个结、一处隐忧——
  
  黄禄保一路上都是寡言少语,这时催促道:“曾公子快走吧,我家老爷等急了。”
  
  曾渔虽然很想知道黄提学找他何事,但既然黄禄保讳莫如深,他也就不再多问,等见到了黄提学也就一切了然。
  
  主仆二人跟着黄禄保进到学政衙门,黄提学正与赣南的几位教授、教谕会谈,请曾渔在廨舍小厅暂候,大约过了两刻时,曾渔才见到黄提学,黄提学面容消瘦,神情抑郁,开口便道:“曾生,礼部文书下,江西道今科乡试的副主考不由老朽担任了。”
  
  曾渔吃了一惊:“老师,这是何缘故?”
  
  黄提学苦笑道:“礼部体恤老朽身弱多病,难以胜任繁重的阅卷公务,故另择他人主持。”
  
  这显然是公文门面话,一定另有原因,不然不会违背惯例不让一省的提学副使做本省的乡试副主考。
  
  曾渔小心翼翼问:“老师,此事是否与去年的袁州舞弊案有关?”
  
  黄提学叹了口气道:“这事去年就由按察使司查问过,我也详细申文有司,原以为没事了,不料又被科道官揪出来,所以今科乡试只能避嫌。”
  
  曾渔眉头微皱,若仅仅是因为不担任副主考之事,黄提学不会特意召他来,只恐黄提学破格让他进学之事也在科道官弹劾之列,便问:“老师,是否学生的生员资格也受质疑了?”
  
  黄提学正视曾渔,注目片刻,点头道:“南京科道官要求按察司王分守彻查去年江西道进学考试舞弊案,亦提及你的名字——”
  
  曾渔心头一凛,种种头绪纷至沓来:前日白马庙里白袍客语含威胁的神态在脑海里蓦然闪现,现在看来,白袍客的那番话并非虚言,确确实实有整他的严厉手段,可他一个小小秀才与他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有必要这样大动干戈来对付他吗!
  
  ——这当然是因为他与分宜严氏有那么一点关系,还有,胡宗宪以军功奖励他的八百两银子想必也会被倒严一党盯上,因为胡宗宪是被看作严嵩一党的,倒严势力搜索严党罪证是巨细不遗,倒不是刻意要打击他,只是借打击他来达到攻击胡宗宪和严嵩父子的目的;
  
  ——还有,与严嵩关系密切的陶仲文仙逝后,徐阶举荐的扶乩道士蓝道行当宠,陶仲文、邵元节都算是龙虎山正一道派系,而他曾九鲤现在是龙虎山张氏的女婿,狠狠打击他曾九鲤正可以牵制分宜严氏和天师道,这是倒严派一石三鸟之计啊!
  
  ……
  
  “曾生——”
  
  黄提学见曾渔默然不语神情抑郁,便宽慰道:“你也莫要焦虑,你我师生肝胆冰雪俯仰无愧,我当初破格擢取你,是因为你的好学上进,这有文章为证,而且一省学政为国家破格拔取人才不乏先例,何惧他人指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网王之恋夏 将门嫡娇 有请下一位天才中单 重生之逃出末世 大唐之神级败家子 创世碑主 风尘刀客 斗罗:我成了白月光 婚债不休:老公晚上约 佛鹰恶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