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文学 > 清客 > 第二百一十二章 特立独行是吾辈

第二百一十二章 特立独行是吾辈

第二百一十二章 特立独行是吾辈 (第1/2页)

七月二十八日,秋风生凉,天气晴好。(.
  
  一大早从东学院大街到学署大门前就已经是人头挤挤,最先聚集的不是读书人,而是那些卖果子、卖甜酒、卖零食的小贩,小贩们是春江水暖鸭先知,哪里热闹他们就往哪赶——
  
  66续续,应乡试的生员们到了,未取得乡试资格的生员也来了很多人,他们要看看那个大名鼎鼎的曾渔能否通过此番考核;南昌城里那些童生也来了,曾渔补考进学的故事很励志,他们是来了解曾渔当初是怎么通过补考成功进学的,再考核一次也无所谓啊——
  
  到了辰时初,从白马庙广场开始一直到学署已是挤得水泄不通,曾渔和郑轼一行赶到时竟然挨挤不开、前进困难,曾渔拱手过顶,大声道:“诸位诸位,请让一让,让一让,不然就误了在下的考试了。”
  
  郑轼高声道:“这位便是广信府曾秀才,大家让一让,不要耽误他考试,不然就没热闹看了。”
  
  拥挤的人群出“哗”的声音,很快让出一条三尺空道,曾渔就从这两面人墙间走着,他面带微笑,听着那些如堵的看客对他品头论足,夸赞、讥讽的都有,曾渔八风不动,将至学署时他听到有人大叫“曾先生”,侧头寻看,却是严绍庆在几个强壮奴仆护卫下来为他助威——
  
  曾渔微笑致意,挥挥手大步走过,来到学署大门,与郑轼诸人拱拱手,独自走上台阶,这时,门内走出两人,居前一人瘦如竹竿,脖颈如鹅,唤道:“曾生——”
  
  曾渔抬眼看时,却是广信府学教授张广堂,张广堂身后那人是永丰县学的李教谕,赶忙趋前见礼,张教授细长脖子扭来扭去,很无奈的样子,说道:“我与李司训几人是昨日到的省城,听说了你要考核之事,很是惊诧,向黄大人问讯,方知究竟,唉,你不要愤慨,更勿慌乱,好生作文就是,以你现在的学问,通过考核易如反掌。”
  
  永丰县学李教谕也安慰曾渔,曾渔颇为感动。
  
  ……
  
  江西道提刑按察使司衙门坐落在南昌城西学院大街,距离学署不过半里地,学署那边的叫卖喧嚣、呼朋唤友的嘈杂声响传到按察使司这边变成一种“嗡嗡嗡”的浩大绵密的沉沉之音,正欲上轿出门的按察使王宗沐皱眉问轿边差役是何动静?
  
  差役躬身道:“回老爷的话,是学署那边看热闹的民众,听说今日要考核一位姓曾的秀才,早早就聚集起来了。”
  
  王宗沐哂道:“考核一个秀才有何热闹好看!”
  
  忽有一人说道:“新甫兄,这位曾秀才可不是一般的秀才,严府西席、道宗东床,还有剿贼立功的传奇经历,不敢说名闻天下,在江西,说起曾渔的大名不知道的人还真是不多。”
  
  说话的人衣冠如雪,从廨舍内快步走到王宗沐身前,这白袍客正是那日在白马庙与曾渔一席谈的神秘客,曾渔话不投机拂袖而去后,白袍客带着两位仆人也离开了白马庙,搬进了按察使司衙门,成了按察使王宗沐的座上宾——
  
  王宗沐笑了笑,说道:“从黄提学送来的那两篇八股文还有那封书信来看,曾渔好古文辞,颇见功力,且思路开阔,黄提学允他补考进学并无不妥。”
  
  白袍客却道:“此事非关文章优劣,乃是忠奸之争。”
  
  一个七品文官冠带的中年人近前低声道:“凤洲兄所言极是,忠臣奸党之辨才是务,八股文章乃末技也。”
  
  王宗沐道:“曾渔涉世未深,与分宜关系亦浅,其生员资格虽被要求复核,却也未见有人为他说情,黄提学除外。”
  
  白袍客沉吟不语。
  
  那位七品官却道:“或许是事起仓促,他们未及布置吧。”
  
  王宗沐摆摆手,示意莫说那些事,道道:“不说了,上轿,上轿,正辰时临近了。”又问那白袍客:“凤洲一起去吗?”
  
  白袍客道:“我不进学署,就杂在人群中看个热闹吧。”
  
  牌军喝道,威武肃静,按察使王宗沐一行来到学署,提学副使黄国卿早已迎候在仪门外,黄国卿身边一个方巾襕衫的秀才向王宗沐施礼道:“学生曾渔拜见王大人。”
  
  王宗沐打量了曾渔两眼,似乎有点眼熟,问道:“你就是曾渔,以前可曾到庐山白鹿洞书院听我讲学?”三年前王宗沐任江西道提学副使,修王阳明祠、重开白鹿泀书院并亲自主持讲学,当时江西各府、县前来听讲的学子甚多。
  
  曾渔道:“嘉靖三十八年秋,学生曾赴白鹿洞听讲,当时是黄提学主持。”
  
  王宗沐“哦”的一声,心想自己怎么会觉得曾渔有点眼熟呢,应该是记错人了,说道:“你对本司要求对你的考核可有怨言?”
  
  曾渔道:“王大人,是学生上书要求重新考核的,为了黄提学的清誉、为了学生的清白,只要考核公平、公正、公开,学生何惧考核。”曾渔表面一派温文尔雅,言词语气却渐有狂生之态。
  
  王宗沐有些不悦,曾渔话里带刺啊,不过黄学政就是在边上,他也不好多说什么,此番考核本就有些师出无名,黄学政是反对这次考核的,说道:“此次考核依旧由黄提学主持,本司只作监察,科举取士,乃国之重器,岂能不谨而慎之。”
  
  另三位监察考核的官员也到了,分别是南京林御史、江西道刘御史、袁州府郭推官,与王宗沐、黄国卿见礼后,一起到学署明伦堂坐定,曾渔也跟着上堂,恭立一边,看着那几位监察官,心想:“这位南京来的林御史应该就是原临川知县林润吧,与谢榛老先生是世交,去年在临川谢老先生为我补考之事奔走,还是请林知县引荐才见到的黄提学,没有想到时过境迁,林知县成了林御史,却要来考核我了,真是让人啼笑皆非啊。”又想:“听闻林润甫就任御史之职,就猛烈弹劾严世蕃的死党鄢懋卿,现在又要借我生事,官场真是人情翻覆似波澜啊。”
  
  学署衙役搬来一张小方桌和一把椅子,桌上放置笔墨纸砚,一切就绪,单等考试。
  
  王宗沐对黄国卿道:“黄大人,这就出题吧。”
  
  黄国卿道:“还是王大人出题吧,王大人亦是学官出身。”
  
  有些话黄提学没明说,王宗沐也觉尴尬,清咳一声道:“那就拈书定题吧。”
  
  拈书定题就是随意翻书,翻到哪一页就在哪一页上找一句做试题,这在科举考试中很常见,为的是杜绝考官泄露试题。
  
  黄提学问:“是考小题还是经题?又或者是两样都考?”
  
  王宗沐道:“只考小题吧,以一个半时辰为限,如何?”
  
  黄提学道:“但凭王大人做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金融黑客 大唐之神级败家子 网王之恋夏 三国女皇貂蝉 我的绝色美女房东 体验派影帝 青春从遇见他开始 人类清除系统 塞尔达现代生活录 纵横修真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