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文学 >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 第1316章一个傻白甜

第1316章一个傻白甜

第1316章一个傻白甜 (第1/2页)

义银气结道。
  
  “胡闹!
  
  当地武家见你是我的心腹,自然不敢说什么。但她们自己就缺粮食,你一路大大咧咧拿粮草走人,她们背地里埋怨,算在谁头上?
  
  我一路辛辛苦苦施恩拉拢,你在我背后一路吃喝拉撒,将我刚才建立起来的信任关系,置于何地?
  
  你马上派几个得力的姬武士回大胡领,说清楚经过了哪些地方,让岛胜猛沿途统计粮草消耗,加三成数量送还给当地村落!”
  
  见山中幸盛还有些愣,义银生气喊道。
  
  “还不快去!”
  
  “嗨!”
  
  ———
  
  等山中幸盛办妥此事,再回到篝火前,已经是晚膳时分。
  
  义银捧着村里献上的麦饭,正艰难吃着。山中幸盛见他如此苛待自己,又是忍不住难受。
  
  日本本身缺磨具,粮食又精贵。秋收大米一般作为田赋上交武家,村里平民往往将夏收的麦子不脱壳就蒸煮,以为裹腹之用。
  
  原本,这种麦饭是村里平民的食物,武家还能吃得上糙米。
  
  可这一带村落正闹大灾绝收,勉强收下来的稻米是明年开春要播种的种子粮,哪里舍得拿出来吃。
  
  以义银的身份,即便种子粮再珍贵,按理说也得给他煮上。但义银为了显示同甘共苦,要求村里地头,她们吃什么,自己就吃什么。
  
  于是,只能啃粗粝的麦饭了。
  
  见山中幸盛又是一脸不忍,还在气她胡闹的义银,板着脸把另一碗麦饭推到她面前,冷声道。
  
  “饿了吧?吃饭。”
  
  山中幸盛鞠躬谢过主君,抄起麦饭,只一口就觉得牙齿啃得生痛,口腔壁被麦粒刺得疼痒。
  
  她忍不住说道。
  
  “津多殿,您怎么可以吃这种东西呢?”
  
  义银扒拉几口,瞅了她一眼。
  
  “我为什么不能吃?
  
  这次下乡来,我就是要收买人心,替武家义理促进会开拓渠道,为斯波家的武家新思想播种土壤。
  
  如果吃下这碗麦饭,就能征服这一带的人心,可以让斯波家以后出征少死几个姬武士,我乐得能多吃几碗。”
  
  义银看了眼身边侍奉的井伊直政,小丫头知道主君有事要与山中幸盛单独聊,乖巧得鞠躬出去。
  
  等井伊直政走后,义银冷着脸问道。
  
  “你回关东之后,就径直冲到我这里来了?就没人和你说什么?”
  
  义银从大胡城来,岛胜猛很清楚他此行目的。山中幸盛傻兮兮一头撞进来,岛胜猛就没有交代几句注意事项?
  
  山中幸盛想了想,不明白义银的意思,反倒说起了其他。
  
  “我带去近幾的关东姬武士团这次立功不少,刚才回来,本庄繁长与加地景纲就前来直江津接我,提及能否为这些姬武士加恩。
  
  您也知道,关东姬武士团是下越御台人组成,本就吃着关东侍所的一份福利。
  
  我听她们的意思,是希望抬格御台人为斯波家臣,日后多拿一份斯波忠基金的年金,也算对得起她们千里奔波,为主尽忠。”
  
  义银气得放下碗筷,这麦饭难吃,山中幸盛又犯傻更让他生气。
  
  原本以为这几年的磨砺,让山中幸盛已经精明不少,谁知道关键时刻还是慢人一拍,被人忽悠。
  
  岛胜猛暗中坑了她一把也就罢了,本庄繁长这些家伙也动起歪脑筋,拿她出来顶事,这傻丫头怎么就这么傻呢?
  
  山中幸盛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话,让主君不爽,她小心翼翼问道。
  
  “主君,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义银瞅了眼一脸无辜的山中幸盛,实在是不知道该从哪里骂起。
  
  山中幸盛这两年跌了好几次坑,都被义银从坑里捞起来,地位还更上一层楼。
  
  义银之前见她也学着玩起了手段,懂得制衡本庄繁长与加地景纲,亦是有些欣慰。总算是吃一堑,长一智,有些明白事理了。
  
  可今日一见,山中幸盛还是棋差一招,又被人给忽悠拐了。
  
  望着山中幸盛疑惑的小脸蛋,义银只能感叹一声,这天下的便宜不能全让一人占尽了。
  
  山中幸盛是他麾下长得最美的姬武士,也是最木的。傻白甜,为什么傻要放在第一位?因为一傻毁所有呀!
  
  义银的郁闷,显然被山中幸盛感觉到了,她面色有些黯然。虽然不明白自己哪里错了,但还是鞠躬低头道。
  
  “主君,非常对不起。”
  
  看她一脸路途劳累,身上浮尘尚未清理。义银知道她是急敢而来,也真的在意自己,心头一软。
  
  罢了罢了,总不能指望自己麾下个个是人精。难得一个傻白甜,自己还护得住。
  
  义银叹道。
  
  “你知道本庄繁长她们为什么要为下越御台人抬格?
  
  斯波家中改革,斯波忠基金横空出世,眼看着日后人人有一份六石的铁杆庄稼,过上斯波新生活。
  
  谁不眼馋?
  
  关东侍所武家不属于斯波家臣团,关东可以享受斯波忠基金的,只有岛胜猛与你麾下的斯波领。
  
  你仔细想想,若是给下越御台人开了一道口子,中越的大熊朝秀会怎么想?西上野的真田信繁会怎么想?还有小笠原长时那些人?
  
  比起功勋,比起勤恳,她们哪里比下越御台人差了?这口子一开,一个个觉得自己受了委屈,吃了大亏,都会有办法求到我面前!
  
  斯波忠基金是属于斯波家臣团独享的铁杆庄稼,是我与斯波家姬武士的一份忠诚契约。
  
  关东侍所这些武家不是斯波家臣,她们如果能够轻易得到同等待遇,斯波家臣团会怎么想?谁还会把这份忠诚契约当回事?
  
  物以稀为贵,若是人人有份,斯波忠基金成什么了?
  
  斯波忠基金是我苦心经营的忠诚契约,必须要严守门槛,清晰分明,不允许有模糊的解读存在,落差感强烈才是我所希望的区别。
  
  关东侍所这些人想要打擦边球,分润一份斯波忠基金的好处。她们自己没胆子向我提,所以才对你这个关东侍所执事动了歪脑筋。
  
  你以为这是关东姬武士团在近幾立功的事?这是斯波家臣团与关东侍所武家孰轻孰重,亲疏有别的原则性问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网王之恋夏 将门嫡娇 有请下一位天才中单 重生之逃出末世 大唐之神级败家子 创世碑主 风尘刀客 斗罗:我成了白月光 婚债不休:老公晚上约 佛鹰恶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