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文学 > 何行无迹? > 第64章 侠心刘小鱼

第64章 侠心刘小鱼

第64章 侠心刘小鱼 (第1/2页)

贺行在一张小桌前坐着。这是北俱芦洲白帝剑城统下的牢狱。
  
  可笑的是,根本没有审判。只有一张桌子,一叠纸,一堆木炭棒。要求认罪者,自己写下罪行。最好是全部过程,越详细越好。也可以拒不认罪,写下自己的辩词。
  
  贺行洋洋洒洒的,写了大概几页纸。坐在草垫子上,望向唯一的光亮处,那是一扇窗。不由得苦笑摇头。
  
  “修炼修炼,怎么就修炼成了,一个关在牢里的囚犯?”
  
  这时隔壁的单间内,似乎听到了贺行的自语。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嘲笑着接话。
  
  “你也是剑城弟子?哈哈哈!妙哇!看来门派里,现如今,还是不管是非对错呢!”
  
  贺行寻着声音,看到一个,面壁而坐的枯瘦身影。
  
  此人乱蓬蓬的灰白头发上,草叶子当做装点,破烂的衣服,条条缕缕的垂在地上。虽然枯瘦,却挺拔的盘坐着。一只手在其对面的墙缝里抠泥。
  
  或许是才被抓进来,还没被磨灭希望的火焰,贺行好奇心被引上来。
  
  起身走到铁栏杆旁,对着这人拱下手。问到:
  
  “前辈莫非是剑城弟子?晚辈是从其他洲过来修士。暂住城里,不小心卷入是非。”
  
  这人听闻贺行是外来人,像是来了兴趣,抠墙缝的手停了下。接着又问:
  
  “修士?哈哈哈,是个人就说自己是修士。你要是修士,料想功法修炼也不上心,不然怎么会被这群二把刀抓进来?”
  
  贺行无奈自嘲:
  
  “是啊,修士这个身份,在此地是没什么威慑的。我自踏上雪域,一身灵气便被冻结了。算起来,也是修炼不上心。不过您又是怎么被抓的?”
  
  似问到了这人的痛处,终于转过身,目光中有种冰寒。接着又消弭无形。接着又灼热异常。
  
  “你在你们洲里,算是什么修为的修士?丹境?魂境?”
  
  贺行想了下:“差不多魂境吧。”
  
  又见此人忽然热络起来。抱手给贺行一礼。笑着说:
  
  “那就不必前辈相称了,你我同辈。哦,对了。在下原白帝剑城外门弟子,邱别树。”
  
  贺行回礼,“真武剑宗,贺行。”
  
  邱别树像是纠结了下,而后走到牢门口,张望了会。见没有值守弟子过来巡查。压低了声音:
  
  “可是功法灵气无法运行?那你想不想合作一把?咱们逃出去?”
  
  “如何合作?”贺行也被他说的有些意动。“目前灵气根本运行不了,就算勉强逃出去,也会被再抓回来的。”
  
  邱别树有些手忙脚乱,或许想逃出去快让他疯狂了。转身回去自己的书罪桌前,稀里哗啦,写了叠纸,然后过来塞到贺行这边。示意贺行收起来,好好看看。接着说:
  
  “兄弟,若你出去了,有机会可要来救我!我给你的那是半份功法,保证你可以恢复功法、灵气的运用。但还有半份,是可以在芦洲地界,吸收运用寒冰灵气的法诀。你在这镔铁牢房内,感应不到灵气的。所以熟记功法,待你公审时,便可尝试下逃。
  
  你也别想直接走了,去别处打听吸收运用之法,我就是因为盗取白帝剑城,这些内门法诀而被抓的。其他各派在芦洲,根本没有任何一个门派,有这种修炼法门。他们都只能像凡人一样,算做江湖门派。”
  
  贺行有些不信。不过自己对于修炼上的原理,早就今非昔比。研究十万道经时,更是打开了修炼的眼界。功法一会仔细甄别下,就能发现真假。至于答应一定回来救他,也就要看他多少诚意。
  
  贺行很清楚,自己因为含冤被抓的逃脱,和救走芦洲唯一大派,携带秘传修炼功法的弟子,被剑城针对的力度绝对不同。自己如果只是一个人前来,可以无所顾忌。可是还要让真武在此地立足的!
  
  两人稍稍说了些逃脱的办法,贺行就赶紧仔细看看这功法的内容。这一看一分析,贺行总算明白了一些事。
  
  原来这里和贺洲的情况一样。芦洲原本有一个守护,就是城门口的巨型冰雕。后来因沉睡,呼吸的天地灵气,被祂同化的富含寒冰灵气。沾染之后,若不能炼化掉寒冰之力,就会被冻结。而冻结灵气,还是好的!强行吸收炼化,可能会被永冻成冰雕。
  
  贺行知道了原因和原理后,甚至直接开发出了最适合自己的功法。根本不用邱别树在提供另半份。但答应他会救,就一定会救。
  
  因为贺行听到关于守护沉睡的事,首先就想到了神洲的情况。人族封印了圣灵们。又想到了贺洲,空相利用魔莲改变灵气构成,从而神话自己的佛身。想必这里也是大同小异。
  
  想办法唤醒守护圣灵,或者铲除如空相那样的幕后黑手,整个芦洲的状况就会改变。但时候,就不用担心真武剑宗,无法在此修炼了。这个邱别树逃了,自然也就不会有那么大的影响了。
  
  贺行刚刚打定主意,又想到功法尚未习练。赶紧跑到书罪桌前,把写好的几页纸,拿起来撕得粉碎,然后丢到便桶里。
  
  隔壁的邱别树一脸茫然,问贺行:“什么意思这是?”
  
  贺行告诉他,“功法是好功法,但是自己还需要再改下,然后确定可以了,再写什么狗屁罪状。不然现在被公审,就算能跑,也不确定回来救你的概率,有多大啊?”
  
  邱别树颓然坐在地上,双目里有些泪花。总算又有希望看外面的世界了。被抓了四年,一次次燃起希望,又破灭。每次都没放过机会。这次也一样。不考虑到底会不会成功,只要有希望,就还能坚持,不被这牢笼,折磨的妥协。
  
  很快巡逻守卫来了,看见贺行也学着邱别树,两人都背对牢门面壁。然后手指在那抠墙缝。嗤笑一声,便离开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网王之恋夏 将门嫡娇 有请下一位天才中单 重生之逃出末世 大唐之神级败家子 创世碑主 风尘刀客 斗罗:我成了白月光 婚债不休:老公晚上约 佛鹰恶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