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文学 >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 第1317章站队不容易

第1317章站队不容易

第1317章站队不容易 (第1/2页)

义银思来想去,只要尼子胜久别被人坑死了,山中幸盛这样傻白甜下去,也没什么不好。
  
  他的眼睛盯着山中幸盛啪啪啪之后,越发滋润靓丽的小脸蛋,目中透出一丝宠溺。
  
  山中幸盛面上红彤彤,脑袋快要缩进胸口去了,低声说道。
  
  “主君一直盯着我看,是我哪里没收拾干净吗?”
  
  义银调笑道。
  
  “头发上有**。”
  
  山中幸盛惊慌得用手去摸头发,嘴里埋怨道。
  
  “怪主君不好,我说了可以**。一定要**。弄得脸上头发上都是,真讨厌。”
  
  义银呵呵一笑。
  
  “骗你的,小傻瓜。”
  
  山中幸盛摸头发的动作一僵,撅着小嘴委屈看向义银。义银见她这副被欺负又不敢反抗的模样,心里美滋滋。
  
  傻就傻吧,有我在,自然会护你一生。
  
  而山中幸盛一边沉浸在主君宠溺的眼神中,一边心中暗暗发狠。
  
  本庄繁长,加地景纲,你们两个家伙竟然对我动起歪脑筋了,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们。
  
  山中幸盛有心与斯波诸姬拼一把入赘之争,岂能容忍麾下姬武士阳奉阴违。
  
  义银自以为的傻白甜,也许根本就不存在。
  
  山中幸盛显得平庸,那是与岛胜猛相比。放在姬武士中,她也不算无能之辈。
  
  被义银一语点醒,她自然知道该怎么树立权威,让下面人敬畏。
  
  ———
  
  翌日,义银带着同心众与刚来的山中幸盛所部,离开高砂村,向东北骑行。
  
  武藏国与下总国以利根川下游为实际边界,东西相隔。义银早已派人通传古河城,自己将去拜会关东将军足利义氏。
  
  当年足利幕府初立,足利将军派遣子嗣前来就任关东将军,将关东十国划为管辖地。
  
  甲斐伊豆两国不算,关东十国的核心,就是武家政权起源的关八州之地。
  
  足利幕府远在京都,但对关东平原这一王霸之基,却也不敢掉以轻心,才会派遣子嗣出镇关东。
  
  关东将军原先是在镰仓府管理十国,这一支足利分家遂被称为镰仓足利家,关东将军也被称为镰仓殿。
  
  之后,经历诸多纷争的关东将军将驻跸地迁移到古河领,以古河城为核心,统御关东十国。
  
  古河领位于下总国北部,北望上下野,东顾常陆,西盼武藏相模,南边是房总半岛。
  
  关东将军驻扎在这中原腹心之地,就是为了辐射整个关八州,对抗越来越强势的关东管领上杉家。
  
  足利家强盛之时,足利将军与关东将军龃龉不断,关东关西几度发生足利内斗。
  
  而关东十国的内部斗争,则是发生在关东将军与关东管领之间。
  
  激烈的内斗,迅速消耗了幕府与镰仓府的力量,足利天下很快就变得不稳定。
  
  只说关东,镰仓足利家及上杉家各分支内斗不断,逐渐衰弱。
  
  结果,北条家从伊豆国崛起,干掉了两上杉家,把前任关东将军抓回小田原城幽禁到死。
  
  北条氏康将足利义氏立为关东将军,从而获取关东管领役职,建立了北条家的关东体系。
  
  至此,镰仓足利家对关东十国的实质统治,已然终结。
  
  斯波义银协助上杉辉虎南下,以山内上杉家的关东管领之名反攻北条家,北条家扶持起来的关东将军足利义氏被俘倒戈。
  
  足利义氏的承认,北条氏康的服软,让上杉辉虎这位关东管领变得名正言顺,再次恢复了足利上杉为首的旧关东体系。
  
  如今,足利义氏脱离北条氏康掌控,重回古河城,被上杉家与北条家供为关东之主。
  
  可关东将军的权力呢,p都没有。
  
  早在上代关东将军被北条氏康抓去小田原城弄死,镰仓足利家在古河领的统治就差不多崩盘了。
  
  簗田晴助以镰仓足利家的奏者,奉公众笔头的身份,替关东将军管理着这块领地。管着管着,就管成自己家的了。
  
  虽然簗田晴助一直遥敬足利义氏为古河领之主,但那只是名分上的需要。镰仓足利家奉公众的同僚们,早就跟着簗田家混了。
  
  足利义氏重回古河城,是上杉辉虎这位关东管领的意思,更是恢复关东体系最高权力的名位象征。
  
  簗田晴助惹不起上杉辉虎,只能让出古河城,供着足利义氏这尊大神。好在簗田家还有关宿城,古河领最大的利益还在手里。
  
  关宿城位于利根川与江户川的分流之处,是利根川下游的水运枢纽,货物流通大多绕不开这里。
  
  把持此地的簗田家靠水设卡,赚取过路费,日子过得很是惬意。
  
  足利义氏回归古河城,簗田晴助虽然有些不方便,但领内的好处还是攥在自己手里,无伤大雅。
  
  等上杉辉虎在下总国战败,北条家卷土重来,足利义氏与簗田晴助都挺慌。为保平安,她们又开始与北条氏康暗中勾勾搭搭。
  
  可北条家这头还没捂热,斯波义银挟上洛平定幕府的雄威,从近幾回来了。
  
  义银要来上门拜会,把足利义氏与簗田晴助吓得不轻,唯恐他是要问罪。可是,把他拒之门外的胆子,两人又没有。
  
  正所谓,两大之间难为小。
  
  看似地位最高的镰仓足利家一系,活得却就像是风箱里的耗子。
  
  两头堵心,也是可怜。
  
  ———
  
  古河城,天守阁。
  
  足利义氏与簗田晴助这对表面君臣,正在等待今日要到的斯波义银。两人一个坐在主位,一个坐下下首,四目一触,竟是无言以对。
  
  这日子越来越难熬了。
  
  之前是上杉辉虎前来下总国搞事,被北条家在背后捅了一刀。
  
  然后是北条家重返武藏,兵锋直抵下总,足利义氏不得不认怂。
  
  这会儿,斯波义银一回来,上杉北条都消停了,整个关八州的眼睛盯着他下乡折腾,搞什么武家义理促进会?
  
  这世道,真是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可怜需要站队的人,都不知道该怎么站才好。
  
  沉默半天,室内气氛越发凝滞。足利义氏看着拉门方向,忽然问道。
  
  “津多殿仁厚,应该会体谅我们的难处吧?”
  
  簗田晴助在古河领混了多年,忽悠过北条家,压制住奉公众。比起足利义氏这个年轻的关东将军,她可是老辣太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金融黑客 大唐之神级败家子 网王之恋夏 三国女皇貂蝉 我的绝色美女房东 体验派影帝 青春从遇见他开始 人类清除系统 塞尔达现代生活录 纵横修真界